主页 > 大全软件 >报导真相却被祖国报复的《人民导报》 >
报导真相却被祖国报复的《人民导报》

终战到二二八事变的一年半期间,台湾报业曾经有过一段百花争鸣的短暂光景,蒋家王朝政权虽然还没有能力进行有效的控制,但是,它已经使用特务和司法的手段干预新闻言论自由,有了这个开端之后,蒋家王朝就展开箝制新闻言论自由的铁腕政策。

当年的《人民导报》就是被开第一枪的,我们来看看当时的原委。

《人民导报》在王添灯(时任台湾省参议员)担任社长时期,就曾因一九四六年六月八日所发的一则新闻,遭到特务和司法有计划的反扑,假「诽谤妨害名誉」的罪名行干预新闻自由之实,掀起当年非常轰动的控告风波。

《人民导报》是在一九四六年一月一日创刊,当时与林茂生博士创办的《民报》齐名,都是以揭发蒋家中国国民党政权贪污舞弊的新闻而受到广大读者肯定,却也是蒋家中国国民党政权派在台湾的统治集团亟思刬除的对象。

该报原来的社长是由台湾行政长官公署教育处副处长宋斐如担任,后因该报尖锐反政府的立场而被迫改组,才改由王添灯接任社长。时隔不到一个月,即发生这件控告风波。

一九四六年六月八日,该报总编辑苏新综合农民运动领袖简吉(老台共干部)提供的资料、高雄特派员周青的实地採访及日治时代着名作家吕赫若的查证,亲自撰发了高雄警察结合地主欺压佃农的新闻。

这则新闻的内容大意是这样的:

「高雄市大港村农民庄垂火被地主蔡湖搾取过量穀物,引发纠纷,地主发动流氓强行索租,庄垂火无法如他们所愿,遭流氓殴打,连出面调解的农民张保在也被砍伤,并强行抢割,于是,激起村民义愤抵抗。」

「蔡湖心有不甘,就请他的亲戚林迦区长与警察局林姓祕书商量,在六月六日率领武装员警二十多人,到庄垂火家开枪示威,并逮捕农民二十余人。」

苏新还亲自为这则新闻下了标题。主标题是:「日人统治时代之暗影,又重演于今日之高雄」。副标题是:「警察压迫农民」、「警察为地主走狗与日人统治时代无异」。

报导真相却被祖国报复的《人民导报》

新闻在隔天见报后,读者的迴响非常热烈,不过,中国国民党统治集团却极为懊恼,特务系统及党务系统都强烈主张不能再继续纵容《人民导报》,经过两天的研究,决定由高雄市警察局长童葆昭出面澄清,并提出控告。

童葆昭在十一日写妥声明启事,经过层层审核,据说曾达到当时的台湾最高当局,大家都认为没问题后,才从十五日由官方的《台湾新生报》连续刊出三天,同时向台北地方法院提出告诉。

童葆昭说明的情节与该报的报导完全相反,说成是庄垂火纠众将蔡湖父子打伤,警方获报才前往逮捕施暴的农民。他控告王添灯和苏新『诽谤妨害名誉』;另外,高雄警察局也恐吓周青说要抓他,周青被迫辞职离开高雄。

台北地方法院起初依照惯例力劝双方和解,但政治黑手在此时介入司法,正好双方都坚持不愿和解,于是,在四个月后判处王添灯一年有期徒刑,罚款一千元,褫夺公权一年。

报导真相却被祖国报复的《人民导报》

王添灯不服向台北高等法院上诉,併发函给台湾省记者公会,说明整个事情的经过,强调该新闻完全根据事实报导,「童局长之提诉,不外为保持官威,以意气用事,巧弄国法」,公会曾派代表向高等法院表示关切。

台北高等法院在十一月二十五日开庭时,因旁听民众太多,出现罕见的爆满场面。该报这次準备了更多证据呈庭,包括现场照片、农民验伤证明等,庄垂火等多位农民也出庭作证。

王添灯在陈述时指出:「地主和农民冲突,警察局只能进行调解,不应该偏袒地主,迫害农民,甚至打伤农民。」

隔天,所有非亲中国国民党的报纸都大篇幅报导审讯情形,《民报》甚至以全版刊出审讯问答内容,让社会大众充分了解整个事件的真相。中国国民党的台湾统治集团评估社会反应后,改变原来企图打击王添灯的策略,由童葆昭以撤销告诉收场。

由于中国国民党政权确实腐败、倒行逆施到了极点,累积的民怨终于在翌年的二二八中引爆,然而,事变爆发不久,不但《人民导报》立即被封闭(当时先后被封闭的报社还有好几家,所有的言路都被蛮横斩断),王添灯更遭到逮捕杀害。

在这件官司风波中,担任《人民导报》辩护律师的是日本早稻田大学法学部毕业的林桂瑞,蒋家中国国民党政权曾遭到特务的恫吓,由于他不愿驯服,继续为王添灯强力辩护,使得警方最终非常没有面子地撤销告诉,因此,隔年王添灯横遭不幸后,他也在一九四七年三月九日被武装宪兵登门强行逮捕,从此下落不明。

上一篇: 下一篇:
相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