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各类相机 >搞艺术银行推动美术‧孪生兄弟弃高薪闭门作画 >
搞艺术银行推动美术‧孪生兄弟弃高薪闭门作画
搞艺术银行推动美术‧孪生兄弟弃高薪闭门作画孪生兄弟林松运与林松淮的个性一动一静,脾性大不相同,但他俩的兴趣和学识却如出一辙,表现亮眼特出。为当画家,他们双双把学士学位束之高阁,并放弃高薪工作;为推动艺术银行计划,他们齐齐结束餐馆生意,全心全意投入创作生涯,以便生产更多优秀作品,供艺术银行租给各单位展示,藉此提高民众的审美能力和美感。一对考获工程系学士资格的孪生兄弟林松运与林松淮,为了坚持对中华艺术的推广,双双放弃高薪工作,全职踏入中式书画,即水墨画和彩墨画的领域,目前,他们深居简出,全力生产作品,以完成他们在国内推动艺术银行计划的目标。33岁的林松运披露,虽然“艺术银行计划”在一些国家已是行之有年,但大部份国家至今仍未接触这项计划。“这项计划指的是由国家政府机构购买国内艺术家的作品,然后以出租的方式把这些作品租给政府部门、民间企业或社团,让这些单位把这些作品展示在公共场合里,促使更多民众接触艺术。”他说,他们兄弟俩过去多年来一直都有类似的想法,但却不懂得如何实践这项计划,直到在报章上读到一篇关于台湾加入艺术银行计划的报道,他们才因此豁然开朗,并重新规划以“推动艺术银行计划”为主的未来人生方向。由于我国政府目前并未实行有关计划,他们唯有把计划稍作更改,即由他们自行发动这项计划,并把作品租给有需要的单位。出租画作万众共赏“我们觉得,艺术银行计划的概念很好,相比把作品卖给私人界珍藏,倒不如以出租作品的方式,让各地民众都有机会共赏佳作。其实,一些医院和酒店都会悬挂画作,以添加艺术气氛,但他们所张挂的作品数量不多,难以引领民众欣赏有关艺术品。”他指出,最理想的展示地点,就是在商场内打造艺术走廊,并在走廊里悬挂大量画作,使之恍似公开的艺术馆。“我们相信这种作法肯定会达到效果,届时,艺术走廊不但会成为一个卖点,同时还有助于推动艺术。”他披露,他们至今还在筹备“艺术银行”。“由于艺术银行需要很多艺术作品,而我们目前只有逾百幅水墨画及彩墨画,所以,我们打算闭关两年,以便完成更多作品后,才正式把艺术银行推出市面。”他坦承,他们现在只处于开办的阶段,至今还没有人向他们伸出援手。虽然眼前的路并不易走,但他认为,人生不应用金钱来衡量,只要觉得有意义,即使路途漫长,他们兄弟俩也会互相扶持,坚持走下去。大幅水墨画供租赁林松淮说,他们结束餐馆的生意后,即把餐馆改造成工作坊,并将之命名为“卧墨殿”,全神专注于水墨画创作。由于他们準备以“艺术银行”的方式,把自己的作品租给各单位,所以,他和林松运都是以创作大呎吋,即高88吋及宽38吋的画作为主,以方便租赁者作展示用途。“一般上,私人珍藏的作品都比较小幅,这是为了方便民众将所买画作挂在住家墙壁上,至于艺术银行租给各单位的画作则相对呎吋较大,因为租户通常是把画作展示在公共场合,所以有关画作必须相对大幅,才能呈现特出的视觉效果,让观众更易投入其中。”他披露,画作面积越大,作画时间就越长。“若作品主攻买卖市场,画家本身的作品内容只能随着市场的需求来呈现,而画家本身将无法随心所欲的凭自己的灵感作画,这无形中限制了画家的创意的发挥。若画家为了生产更多作品应市,那幺,其作品的品质肯定会参差不齐。”此外,他说,虽然水墨画或彩墨画的用纸和颜料,比西洋油画所用的材料便宜,但画框及镶裱画作的费用却极其高昂。基于经费问题,他们目前只是把已完成的作品收藏在箱子里,待日后经费充足后,才逐一为作品镶框。“另一个问题是作品镶框后,呎吋会变成10呎高及4呎阔,需要较宽大的空间摆放,而卧墨殿的空间并不足以容纳大量经裱框后的画作,因此,我们暂时只能把作品收起来,日后再作打算。”他指出,画家若缺乏名气,将很难持续下去,为了提昇知名度,他们偶尔会在北马一带举办画作展览会,或在特定日子开放卧墨殿,让民众入内参观。“至今为止,我们的所有作品都是只租不卖,我们秉持的原则是`艺术品应让更多人欣赏才会有价值’。”赴澳洲工作边作画林松运说,他和松淮来自吉北甲板,小时候受大哥的薰陶,培养出对中华艺术的浓厚兴趣,过后,他们更加入书法班,并开始接触水墨画。虽然他们兄弟俩在接触水墨画后,就不可自制的爱上它,但他们并未受过正规的训练,而只是购买参考书自行摸索前进。“当时,我们没想过把绘画当成终身事业,毕竟在国内单靠创作中华艺术品是难以维生的,因此,我们当时就专心学业,中学毕业后,我们也顺利考入工艺大学,接着,我和松淮分别完成了土木工程及机械工程学士学位,在这期间,虽然学业繁忙,但我们对水墨画的兴趣却不曾减退。”“大学毕业后,我到澳洲工作,当时,我还是不忘勤练画功,并把工余所绘画作寄返大马让家人代为收藏,而松淮则在槟城一家外资工厂当工程师。2009年,我返回大马,并与家人一同在居林高科技工业园附近经营一家小餐馆,以便争取更多时间作画。”过后,林松淮也辞工加入家族生意。2013年,这对兄弟决定专心作画,于是,他们毅然结束餐馆的生意,然后全心全意投入水墨画的创作生涯。“目前,我们是依靠过去的储蓄维生,只希望最终能凭着毅力在水墨画领域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看参考书学水墨画林松淮指出,所谓熟能生巧,在经过多年的磨练后,他们如今已完全掌握水墨画的诀窍,且可在短短一天内完成一幅水墨画。至于彩墨画的作画时间的长短,则胥视题材繁简而定。“有时候,我们需要约两天时间才能完成一幅彩墨画。”他说,他和林松运兄弟俩主要是根据参考书的指导学会画水墨画的技艺,而他们所学的水墨画派系主要源自岭南、工笔、没骨、写意文人、金石及巴蜀等。不过,有关这些派别的画风的参考书,在国内不易寻获,且价格不便宜,所幸有些同道主动把自己珍藏的参考书借给他们,让他们可以迅速掌握数种画风的精髓。“我们除了学习传统画功,同时也尝试一些较创新的风格,如画家符永刚把书法和水墨画融为一体的画法。我们本身虽对书法有一定的研究,且曾写了不少书法,但直到我们在无意间看到符永刚那幅《八千里路云和月》的作品后,我们才灵机一动,替以前写得不好的书法作品添加不同的图画和事物,结果,我们发现效果不错。“毕竟展览水墨画或彩墨画也需要一些点缀品,而书法就是最好的选择之一,在画作和书法相互辉映下,民众将可看到中华艺术更全面也更精美的一面。”四手联画效果欠佳虽然林松运与林松淮是一对孪生兄弟,但他们两人的性格却截然不同,前者生性健谈外向,而后者则比较含蓄,也因此,这对孪生兄弟的画作风格明显不同。林松运认为,每个人都是独立的,因此,兄弟俩会呈现出不一样的画风,可说是非常自然的事情,加上他俩都是各自完成画作,所以,他们的作品更是不可能相同。他披露,他们曾看过一些画家联手完成一幅画,但有关画作的效果却不是很理想,甚至让人感觉画面不协调,虽然他们曾尝试在联手作画时突破这种瓶颈,但却发现无法取得更好的效果。“我们也曾试过在联手作画时各司其职,既由松淮负责在纸张上描图,然后由我负责上色,虽然我们通过这种方式完成的作品的效果可算达标,但始终无法取得突破,于是,我们决定从此各自创作。”他笑称,为了一圆当画家的梦想,他和松淮把各自考取的土木工程及机械工程学士学位束之高阁,并放弃高薪工作,对此,外人或许会认为他们是在自讨苦吃,但他们却认为,他们更重视精神上的满足,而物质上的享受并非他们想要追求的部份。“我们决定利用两年的时间来落实`艺术银行’的概念,家人也十分支持我们,让我们可在毫无包袱的情况下实践自己的梦想。”/副刊‧报道:李瑞和‧2015.11.04
上一篇: 下一篇:
相似文章